今日话题 | 重修之后,巴黎圣母院还将是那个巴黎圣母院

 亚洲第一电子游戏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03 22:15
今日话题 | 重修之后,巴黎圣母院还将是那个巴黎圣母院


  文 | 丁阳
 
  巴黎圣母院失火,作为巴黎这座城市的地标,以及受雨果同名世界名著的影响,立刻牵动了全世界人民的目光。目睹那巍峨古朴的木结构塔尖在熊熊烈火中倾斜,远在万里之外、可以说不甚相干的中国人,也将其作为今日的首要谈资。
 
  关注的人多了,就不免出现一些奇谈怪论。比如有人将其跟中国乃至世界各地频发的火灾联系起来,担忧这是不是火灾将要愈演愈烈的征兆。不过,这次的起火原因尚未最终确定,如果只是修缮引起的着火,那巴黎圣母院的木结构屋顶尽数焚毁尽管让人非常惋惜,那也只是一场意外,是一个孤立事件。
 
  上述担心尽管有些杞人忧天,但尚算是好意。有一种无厘头的声音认为,这是墨菲定律引起的,甚至说法国病了,将其联系到黄马甲抗议事件乃至恐怖事件,说什么法国的软肋是太过疏松随意的治理方式。这种想法就太过奇怪了。要说防火防爆问题反映一个国家的软肋,这得多少国家中枪啊。
 
  有一种声音还把巴黎圣母院失火与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联系了起来,这是出于怎样的一种情绪不难理解,想必大家也各有各的看法。不过在此笔者想指出的是,彼时英法联军固然是强盗,但彼时的圆明园也不过是爱新觉罗一氏之私家园林而已,与今时今日作为全世界人民之瑰宝的巴黎圣母院相比,并不是一回事。
 
  诸多言论中,最值得认真对待的,还是那种惋惜——不管去过还是没去过,对于这个世界上有数的人类文明瑰宝,许多人感慨,再也见不到了。尽管马克龙第一时间就表示,要重建巴黎圣母院,尽管有法国富翁第一时间就承诺,要捐款1亿欧元用于重建,但在不少国人看来,重建的巴黎圣母院,已不再是他们心目中的那座“原汁原味”的巴黎圣母院。
 
 
  对于那些复原重建的建筑物,很多人都有类似的心态。认为重建的东西就是“西贝货”,没什么看头。最典型的就是武汉的黄鹤楼,这座始建于三国时期的古代著名建筑,可谓命途多舛,是屡毁屡建,如今的黄鹤楼,是1985年在距旧址1公里处重建的,而且是用古代没有的钢筋混凝土建成的。往往在知道这样的事实后,很多人对黄鹤楼的兴趣立马就减弱了。
 
  这样的心态其实很好理解,就像大家在看文物展览时,都喜欢看真迹、原件而不喜欢看复制品那样,今年初引发争议的《祭侄文稿》赴日展览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。一些博物馆行业的从业人员也指出过,尽量展出真品,是行业通行的原则,因为真品与复制品对会观展者的触动,是截然不同的。
 
  然而建筑物是有其特殊性的。体现在,建筑物即便是复原重修,也往往是独一无二的,就算是迁址,也通常不会迁太远,那些屡毁屡建的建筑物,在时空坐标上是有传承的,按以往图纸复原的重建品,还是能够继承原建筑的“历史积淀”的。在如今的黄鹤楼之上,你依然可以兴起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的感叹。
 
 
  对于以木结构建筑为主的东亚国家来说,知名建筑物的毁损与重建可以说是一种常态,是难以避免的。例如日本京都著名的金阁寺,就曾在1950年的一次纵火事件中被焚毁,但找到19世纪的原始图纸后,金阁寺已经依照原样进行了完全修复,曾经华美辉煌的景色,又能为人们所欣赏。这次焚毁事件让金阁寺变得更为有名,人们也对其有了更多的体悟,作家三岛由纪夫在其名作《金阁寺》中感叹,“人类容易毁灭的形象反而浮现永生的幻想,而金阁坚固的美反而露出毁灭的可能性。”
 
 
  事实上,巴黎圣母院本身也是重建过的。在本次失火之前,人们看到的巴黎圣母院,也已经不是雨果笔下描写的巴黎圣母院。今天倒掉的塔尖,是19世纪的时候新建的,老的塔尖18世纪就倒了。彩绘玻璃虽然有很多是从800年前传下来的,但也有很多是新装的。在800年的传承史中,巴黎圣母院早已有过这样或那样的变化。
 
  尤其让人们感到庆幸的是,这次巴黎圣母院失火,主体结构保住了,主立面也没有事,圣人雕像也还在,而一些可移动的历史文物和雕塑在维修前已经迁出,再加上此前就进行过3D数字化重塑,巴黎圣母院完全可以做到原样重建,不过就是换了一个新的木结构塔尖而已。在数年之后,你依然可以对这座人类瑰宝兴起你的感叹,不管是遥想拿破仑在此加冕,还是感慨爱斯梅拉达与卡西莫多之间的爱情。
 
 
  最后说一句,也不是所有的建筑物都可以复原重建,像一些纯砖石结构的建筑,本身就带有“永恒”的意味。你能想象,埃及金字塔也有被毁灭的一天吗?
 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标签:亚洲第一电子游戏

上一篇:今日话题 | 17岁男孩毫不犹豫跳桥自杀,难过之余该做什么?
下一篇:今日话题丨防虐童,“幼儿园统一安装监控”没啥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