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知道考不上清华北大,也要做个“打酱油”的鸡娃家长

 亚洲第一电子游戏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02 21:28
明知道考不上清华北大,也要做个“打酱油”的鸡娃家长.






每个人小时候都被“打过鸡血”,用个文雅点的词,叫做“励志”。
 
给他励志的人一共有两位:他的父亲和姑姑。
 
他来自一个大省里的小地方,省会是哈尔滨。当年还没有高铁,去哈尔滨要坐(站)6个小时的绿皮火车,又臭又挤,但对他来说是最开心的时刻。
 
父亲给他“打鸡血”的方式贼啦简单,总是很平和地说:“好好学习,未来去哈尔滨,过城市生活。”
 
姑姑学习很努力,但是高考一再落榜。后来读了师范,毕业当了老师。她的励志方式也贼啦简单,也是很平和地说:“好好学习,未来考清华。”(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不知道北大的存在)
 
他从来没有把清华当回事,因为没见过。他的 Dream School 是黑龙江大学,因为他见过。
 
然后,他居然圆梦了!
 
毕业后参加工作不久,他就把父母接到了哈尔滨,让他们过上了城市生活,再后来又带他们来北京。
 
他经常和父亲开玩笑说,如果父亲当年出差带他来北京玩的时候,从颐和园出来坐一站320路车去看看北大,他可能目标就不是黑大了。
 
 
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经常去北大接孩子妈妈,然后去北大幼儿园接儿子。路过颐和园路的时候,他偶尔会想起和父亲的这个玩笑。
 
父亲已经离开他10年了,目前和母亲在一起。(有一段时间儿子很好奇自己的爷爷奶奶在天堂干什么,让他打电话,他只能说没信号)
 
多亏他父亲在他小时候带他去哈尔滨开眼界,才让他有动力好好学习报考黑大。
 
这个效果相当于这两年非常火爆的国际游学。每年去哈佛、耶鲁、哥伦比亚、牛津、剑桥朝拜的孩子们如过江之鲫,就如同每年暑假我去北大接孩子妈妈的时候,从西门开车进来后往畅春园的小路上,总是会停下来给长长的中小学生参观者队伍让路一样。
 
 
然而,即便他父亲当时花1角钱买张公共汽车票带他坐了320路车去了北大,他也不一定能考上。他高考那年,全班一共就考上5个人,他排第三。
 
第二名比他高40分,第一名比第二名高40分。
 
他们可以去清华北大的,在当时,作者是不可能的。因为和学霸比起来,他差得太远了。比如考第二的那个女生,上课时间基本上就是在看小说。考第一的那个经常和老师眼神交流一些难题,那中间的默契,他们根本理解不了,包括看小说的那位。
 
现在看小说的那位女生的女儿和作者儿子同岁,两个人是外语班的同学,接送孩子的时候会碰面。手里拿的肯定不是小说了,是孩子的书包。考第一的那位目前在长春一所著名的医院做医生,去年出差的时候见面喝了一顿酒,酒量之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 
2
 
2019年8月的最后两天,中国微信朋友圈刷屏的居然是美国推特上一个有关开学的截图。潘石屹先生的孩子作为哈佛的新生开始了人生的新篇章。随之而来的就是大家关于潘先生若干年前1500万美元的捐赠的议论。
 
这没啥可议论的,这是正当的途径入学。每年都在发生,每个名校都在发生。
 
只要是稀缺资源,一定是高价格的。你认为沙特的王储会去哪儿读书?
 
同时,稀缺资源也是低概率的。低到什么程度呢?我们来看数字。
 
刚刚作者和他的同事陈乃博老师(宾大师弟,SAT 教得贼啦好)讨论正在教育圈刷屏的一个榜单:2019美国藤校中国录取城市十强。
 
就是这个:
 
 
他和乃博算了一下,这个榜单上加起来是172个藤校录取,如果把和这8所藤校差不多的名校,比如斯坦福、芝加哥、杜克、西北等等都算上,充其量在咱中国也就录个250-300人,还有相当一部分拿的不是中国护照。
 
(为了叙述方便,他发明了“藤级校”这个名次,指的是和8所常青藤学校差不多的名校)
 
那分母是多少呢?也就是说,每年一共有多少中国学生去美国读本科呢?2018年的数据是36248人。
 
300除以36248等于0.83%,如果把300里面那些拿其他国家护照的去掉,还会更低。
 
也就是说,每100个去美国读本科的孩子中,只有不到一个人进了所谓的名校。
 
如果把分母再放大到所有去英、澳、美、加读本科的孩子,这个数字就会从36248变为130728人,13万多一点。
 
那去哈佛这样的名校的概率就会进一步降低,从0.83%变成了0.2%。简言之,就是每1000个出国的孩子,只有2个人能去“藤级校”。
 
当然,这个概率比你拿猴皮筋做个弹弓然后去打流星要高很多。
 
3
 
过去有句话形容高考,叫做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”但是,用这个成语形容去名校是很不恰当的。这个场景是说一大堆人堵在桥的一端,但是桥太窄了,所以,实际的情况是到了过桥的时候,只有一小部分人留下了,千军万马都被远远甩在了后面。
 
 
过桥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游戏,但是这一小部分人的故事在被不断地讲述、分析、流传,直至成为传说,幻化成“鸡血”,融入万千家长的体内。
 
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。”我们不断提醒自己,但现实情况是:如果和0.83%的人相比,大部分人还没到起跑线的时候,就注定输了。
 
绝大多数的家长,最终都是“打酱油”的。
 
在作者上文引述的各城市藤校排行榜中。苏州一共录了15个藤校,和南京并列。《姑苏晚报》特别自豪地宣布了这个消息,但是这15个人中,有13个来自同一家中学。
 
南京也是同样的情况。13个来自同一家中学。北京人口基数大,所以领先,但一共也就63个学生。这些学生大部分来自5所左右的中学。
 
如果你还在好奇这些中学的名字,那说明他的文章你没有读懂。
 
这些中学的名字已经不重要了,谁最终能在这些中学就读更重要。
 
乃博老师和作者在讨论的时候说:“能不能爬藤,在中考的时候其实就注定了。”
 
作者说:“其实更早就注定了。”
 
4
 
作者父亲当年没有带他上320路公交车是对的。父亲很有可能是想省一角钱,也有可能是时间太晚了,着急回招待所。
 
 
但无论如何,作者没有去看北大一眼,没有颠覆他梦想中的大学——黑龙江大学。
 
作者想父亲心里明白,就算看了北大,儿子也考不上。感谢父亲这样准确的判断。
 
更感谢父亲给他的人生设立了一个正确的目标。既让他有奋斗的动力,又让他人生有了很大的成就感。
 
合理设定目标是一个企业运营成功基础,人生也是如此。
 
 
 
我们做家长的,不要执着于最高目标,而是要着眼于基本目标。
 
 
 
什么意思呢?如果人生是一场马拉松,我们培养孩子的目标是能跑下来就可以了,不要一开始就瞄着冠军设计培养方案。如果是这样干,大部分人最终会被冠军拖垮。
 
他们只要能成功地跑下来就可以了,没必要每个阶段都领先,做不到。
 
我们要给他们健康的身体。
 
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给 TA 们持续奔跑的意志。因为人生是一个长程,每一步都是起跑线。
 
父亲应该是想明白了这个道理。他非常了解儿子,按照儿子当时的状态,包括他的努力程度、自律能力、投入度等综合判断,他能考个第三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。
 
感谢父亲没有给他压力,而是给他自由。他想学打鼓,父亲就借了一个回来,他想学长号,父亲也想办法搞了一个给我。他想学写字,父亲把字帖翻出来给我。他十几岁的时候,父亲才教了我乐理。
 
父亲最聪明的地方在于,把给作者的压力留在了未来,留给了他的人生。当父亲认为儿子能跑好马拉松的时候,就适可而止了,而不是整天让他做冠军。
 
作者现在还在跑,从未停止脚步。他没有成为冠军,但是他没有让儿子失望。在奔跑的过程中,他一点点变得更努力、更自律、更投入。他明白所谓的长大不是仅仅在18岁一个节点,成长是个动态的过程,会持续很久。
 
在哈尔滨生活的时候,有一次他和父亲去中央大街。
 
在中央商城的电梯上,我问他:
 
“如果我未来去北京,你会不会想我?”
 
“不会。”
 
“如果我出国呢?”
 
我父亲吓坏了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:
 
“那我会想。”
 
2008年,父亲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夏天,他接父亲到了美国,和他一起过了一个暑假。白天他去上课,父亲一个人在费城晃悠,一句英语也不会说,但什么商店都敢进。
 
有一天中午他下课回家,发现父亲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,看着远处一群孩子们在打打闹闹。他过去陪他坐下,聊着聊着,父亲说:
 
 
我知道你是个能闯的孩子,但是我也没想到你闯了这么远。
 
 
5
 
他没有考上北大,所以父亲是个“打酱油”的父亲。父亲如果现在活着,也还是“打酱油”的命。因为他的朋友圈里没有马云和潘石屹,给他点赞的是都是发小、同事和学生家长,而张欣在推特上发潘同学入学照片的时候,沙发点赞的人名叫文迪默多克。
 
 
作者也是个“打酱油”的父亲。他想过让他的孩子成为那0.83%,但这是个想法,不是目标。他不会用一个小概率的事件让大眼睛的生活被压到变形,也不会让他的生活被压到变形以至于未来拍给哈佛1500万美元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 
他的孩子和千千万万的孩子一样,目前还都是分母的状态。今天是儿子第一天上学,大眼睛妈妈昨晚给他准备好了书本、毛巾,水壶,作者带他练习自己的名字。他们所做的,和千千万万的“酱油”家长一样。
 
但是他会用0.83%的品质要求儿子,他也希望所有的“酱油”家长都这样要求自己的孩子。这些品质其实不是藤校独有的,而是所有教育者、所有父母、所有民族对人的一些共性的标准:保有好奇心、求知欲、终身学习习惯、责任感和爱。
 
这些是孩子们跑好人生马拉松的基本要求。我们帮助他们达到这些基本标准,就可以为自己点赞了。
 
能“打好酱油”,就已经很了不起了!
标签:亚洲第一电子游戏

上一篇:这7棵烟花树美哭了!制造商:燃放烟量还比传统烟花少50%
下一篇:北京中小学生组成平均年龄最小、表演时间最长方阵